金日龙艺术展,变与恒的印迹

来源:http://www.oemchrysLerpart.com 作者:本周精选 人气:122 发布时间:2019-12-01
摘要:摘要:金日龙:变与恒的印迹文丨范迪安在迎来改革开放40周年的日子里,金日龙的个人艺术展得以举办,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个梳理自身艺术探索之路和展现成果的机会。展览的规模

摘要:金日龙:变与恒的印迹文丨范迪安在迎来改革开放40周年的日子里,金日龙的个人艺术展得以举办,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个梳理自身艺术探索之路和展现成果的机会。展览的规模总是有限的,他在本次展览中出示的主要是他新

图片 1

金日龙:变与恒的印迹

“金日龙艺术展”开幕式现场

文丨范迪安

2018年12月12日下午,中央美术学院金日龙教授国内首次个人展览“金日龙艺术展”在北京恭王府嘉乐堂展出。本次展览由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先生担任学术主持,著名批评家、学者殷双喜先生担任特邀批评家,恭王府知名策展人杜浩博士担任策展人。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家协会艺委会以及恭王府书画创作与研究中心分别作为主办和承办单位。展览展出了金日龙教授历年来的艺术创作,从艺术脉络的梳理中呈现其作品的平面性思考和当代性视野。

在迎来改革开放40周年的日子里,金日龙的个人艺术展得以举办,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个梳理自身艺术探索之路和展现成果的机会。展览的规模总是有限的,他在本次展览中出示的主要是他新近年份的作品,但在这些作品的后面,有他的艺术一路走来的影子,或者可以说,新近的作品是他许多年感受和实践催孕出来的产物,近事连着往事,新作出自积累。

图片 2

图片 3

“金日龙艺术展”展览现场

祝祭,76cm×58cm,丙烯,2018年

本次展览不仅是其归国后的第一次个人展览,将通过回顾性整理和学术性研究的结合,全新地亮相给国内观众;本次展览还是金日龙先生在担任极其繁重的行政职务的同时所进行的创作,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当下时间碎片化语境中的一次有意义的探索案例。金日龙是一位来自吉林延边的优秀的朝鲜族艺术家。1982年他以反映少数民族生活的作品《奶奶》获得第一届全国少数民族美术作品金奖,一举成名,引起了时任中央美术学院院长江丰先生的注意,当年9月,他入学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开启了梦幻般的艺术生涯。1996年至2005年,他又先后在韩国最著名的首尔大学和弘益大学先后获得硕士与博士学位,并在此期间多次参加国内外大型展览,于韩国四次举办个展,历经了绘画思想不断成熟的过程。2006年学成归国后,到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任教,开始投入美院的教学及科研中。20多年的设计创作与教学工作,不仅没泯灭他对于绘画艺术的热爱,反而更促进了他对于平面绘画与设计艺术的关联研究,从而使他的艺术走了一条与众不同的曲折道路,并且收获了丰饶的果实。

图片 4

“金日龙艺术展”所呈现的金日龙教授近年创作,并不限于平面的具象绘画与抽象绘画中对技法材料的不断拓进,从当代装置到数字多媒体的结合也是也是其对文化传统与当代艺术走向考察与研判的另一种展现。留学期间带给了他不同环境下对传统文化的换位思考与更多的国际视野,于是在金日龙教授的作品中,我们更多地可以看到他对于抽象艺术概念的理解和创新,如何在点、线、面中展现东方人的思维概念?如何将“意象”与“抽象”的艺术进行区分和表现?从不断的平面化、表现化,到更直接的绘画,金日龙教授一直在对东方哲学与艺术研究上进行着探索。在这方面,他的作品不仅受到了美术界的肯定,同时在内容上也富有更多挖掘和深入研究的可能性。

祝祭,76cm×174cm,丙烯,2018年

图片 5

图片 6

“金日龙艺术展”展览现场

祝祭,76cm×174cm,丙烯,2018年

图片 7

改革开放的时代是一个充满变化的时代,每一个生活和成长于这个时代的人都感同身受。对于生活和成长于这个时代的艺术家来说,改革开放带来的中国文化环境的变迁,更是直接地提供了机遇和挑战。在时代文化潮流中个体的求索与追寻,不能不受到外部条件的牵引,从思想观念和表现语言都对应着“变”的趋势。金日龙的早年属于天资聪颖的艺术苗子,他是朝鲜族,又生活在东北边境,在艺术条件尚不充分的地区,他凭借对艺术的憧憬与热爱,也凭借良好的艺术秉赋走进中央美术学院,成为改革开放时代走上艺术道路的一员;他在中央美院油画系一画室学习,受西方古典油画传统和写实风格熏染,形成了比较坚实的具象造型能力;尔后他又转向研究设计,在韩国的艺术学府较长时间深造,归国后在设计学科任教,专业上侧重于设计与媒体艺术。这些个人研学和创作经历的“变”,使他在多个领域都有成果,映射出“变”的经历。而他在绘画上从原先的写实造型转向今天的抽象表现,则是更为明显的变化。海德格尔说过:语言的变化乃是言说方式的变化,这种变化的根本,是“此在”状态的变化。观察金日龙的艺术之变,不难看到变化的世界对一个艺术家的影响。

“金日龙艺术展”展览现场

图片 8

图片 9

祝祭,76cm×174cm,丙烯,2016年

“金日龙艺术展”展览现场

图片 10

本次展览的学术主持、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教授对金日龙的艺术这样谈到:“他的艺术至少有两个鲜明的特点:一是他对视觉造型规律的研究不断朝向深度。从写实到设计再到抽象,在跨度很大的表达表现中,他始终注重研究艺术形式特别是形式结构得以生成的枢纽。在早年的油画中,他的作品总是充满了强烈的形式感,形成以视觉形式传达艺术主题的创新。转向抽象形态绘画之后,他更加深入地把‘构成’作为探索和研究的课题,先后尝试了多种材质媒介。二是他对艺术品质的追求不断朝向高度。‘品质’已成为央美艺术家的自觉意识和穷其终生的追求。金日龙在这样的学术环境氛围中研艺教学,自然形成了对品质的体悟、辨析和把握。”

祝祭,76cm×174cm,丙烯,2018年

著名美术史家邵大箴教授谈到金日龙教授的近期创作时,这样写到:“他吸收民族传统艺术的写意精神和即兴抒发感情的方法,在精心构思和随心所欲即有意和无意之间,展现自己的才能和智慧。这些由点线面和色彩组合成的满构图抽象画面,虽然尺幅不大,但因其感情真挚,语言丰富,画面构图予人鲜明的整体感,细节处理别出心裁,乍一看引人注日,令人止步;仔细观摩,回味无穷。作者雄厚的造型功力和全面的综合艺术修养,尽在其中。绘画作品之所以能感动人,不在于表现形式是具像写实,还是意象表现或抽象涂写,重要的是表达艺术家从现实生活中获得的真感受,表现内心的真感情。金日龙的作品看似隨意写来,却是长期积累的艺术经验的自然流露。”

图片 11

图片 12

祝祭,58cm×76cm,丙烯,2018年

“金日龙艺术展”展览现场

但是,一个艺术家最可贵的品质不在于他变化的艺术方式,而在于他守恒的精神追求。“变”与“恒”的关系是辩证的有机体,是在前行发展中相互作用、互为动力的运动形态。“变”是表象,“恒”是本质,以此看来金日龙的艺术特别是他的一大批抽象形态绘画,能够更接近金日龙的艺术动机和他的心灵世界。在“恒”的方面,他的艺术至少有两个鲜明的特点:一是他对视觉造型规律的研究不断朝向深度。从写实到设计再到抽象,在跨度很大的表达表现中,他始终注重研究艺术形式特别是形式结构得以生成的枢纽。在早年的油画中,可见他将来自生活感受的形象转化为画面艺术结构的能力,作品总是充满了强烈的形式感,把具象写实的造型与抽象的形式美感相结合,在画中形象的编排、黑白光影的调度和点线面的分布等方面体现出侧重形式的探索,从此营构作品的节奏韵律之美,形成以视觉形式传达艺术主题的创新。转向抽象形态绘画之后,他更加深入地把“构成”作为探索和研究的课题,先后尝试了多种材质媒介,既触及物质材料的不同属性,使之成为感觉感受的载体,更注重图绘表现的多种技法,把感性的挥洒与理性的控制结合起来。在形式结构上,他的“手法”是多样的,或大笔铺陈,展宽阔平面;或密线复叠,致肌理紧劲;或以邻近色相,成舒缓抒情意韵;或用反差色彩,发强烈冲突张力。值得称道的是,他注重结构内部的交错组织,也即不仅作画面表层形式的研究,同时在画面的纵深层次上用力,采取厚薄相间的多层次处理,使画面的视觉效果达到丰富和深厚的程度。这些形式语言的探索,使他积累起充分的视觉经验,展现出具有“恒”的意味的个人风格。

图片 13

图片 14

“金日龙艺术展”展览现场

祝祭,76cm×58cm,丙烯,2018年

图片 15

二是他对艺术品质的追求不断朝向高度。中央美术学院的办学历史悠久,学术积累深厚,几代艺术家在时代的发展中形成的重要传统就是一方面在思想观念上反映社会生活的现实,一方面在艺术本体上彰显优秀的品质。这种品质是综合修养的积淀,也是视觉经验的标杆,无论在教学的传承还是在创作的共性上,“品质”已成为央美艺术家的自觉意识和穷其终生的追求。金日龙在这样的学术环境氛围中研艺教学,自然形成了对品质的体悟、辨析和把握。看上去具象与抽象在形态上分属不同的语言体系,但在金日龙那里,品质才是作品真正的价值所在。他深知抽象绘画不是激情的挥洒,而是在自由的状态下朝向精神的专注、纯化与升华,是在书写的过程中达到品格、品味、品质的高度,这其中,“品”的质量才是作品根本的标准。由于他富有具象写实造型的经验,在转向抽象表现之后,他既注重画面结构的雍容大度和明朗大方,也注重画面色彩色泽色调的纯正高级,尤其在色彩鲜亮度和灰色调的比度关系上,形成高雅的格调。他在把控材质特性和笔触肌理上也注重视觉效果的韵律,使作品拥有经得起视觉审视并引人入胜的意境。这种对品质的追求,正是金日龙在艺术上持恒的目标,体现出作为学院艺术家的精神归属与自觉追求。

“金日龙艺术展”展览现场

图片 16

图片 17

荷塘,76cm×174cm,丙烯,2018年

“金日龙艺术展”展览现场

图片 18

图片 19

荷塘,76cm×174cm,丙烯,2018年

金日龙

图片 20

展览的特邀批评家、中央美术学院殷双喜教授在他的文章中讨论到:“金日龙近期的作品关注于人类的精神世界,具有一种对人类处境的普遍性反思。金日龙作品中对于空间的处理,有着强烈的超现实与象征性。他努力寻找与自己情感状态相一致的东西,在混沌、复杂的色彩表象中,诞生出和日常世界不同的艺术世界。如此,事物脱离了日常生活环境和人们通常所赋予它的特定文化含义,梦想冲断记忆的锁链而呈现出自身的存在意义,在沉默的庄严里裸露世界的真实。这些充满色彩力量的创作,具有人性的温暖,给予我们新的视觉经验,让我们有可能穿越信息时代的电子图像重围,重新感受到人的双手和心灵对于艺术世界的创作主权。”

荷塘,76cm×174cm,丙烯,2018年

据悉,展出时间截止到2018年12月18日。

就本次展出的作品而言,金日龙的艺术动机与创作主题是别具一格的。抽象绘画在现代西方艺术进程中已成为先导性的样式,自有学术文脉,更有多种形态。中国艺术家的抽象表达应该独辟蹊径,在抽象的样式中走出自己的道路,金日龙深谙此理。在我看来,他的作品重在以中国艺术传统的“生发”这一理念为主题,一方面以表达“形”的生机为切入点,例如《祝祭》系列,线条回旋,周而复始,弥漫丛生,在笔线的无意识流动中构筑成抽象结构,更营造出蓬勃的生机。他画中的这种动感或许来自他在媒体艺术创作上获得的动态感受,也可以视为对外部世界动态变幻这种现实的抽象概括与象征表达,或者说反映了他内心情感节律与外部世界的同频共振。另一方面,他也在绘画过程的冥想中联系着自然生命,以“形”的生命意义为切入点,这在《荷塘》系列里似乎得到透露。这个系列的每一画幅都有自己的调性,画中之“象”或如大地上萌动的新绿,或如月夜里蓝色的精灵,或如秋风中灿烂的丛林……这种对抽象绘画的具象诠释可能是误读的注脚,但金日龙一向富有对事物精细的感受,在他的心灵深处也保持着对自然生命和情态的憧憬,由此不难理解驱使他运笔的动机与大自然的生命气象有着内在的关联,而所有这些,都折射出他在有关“变”与“恒”的思考、追寻与探索中的心理印迹。他的艺术是精神、情感和生命关切意识共同“发生”的结晶。

图片 21

2018年岁末

金日龙作品

图片 22

金日龙作品

图片 23

金日龙作品

图片 24

金日龙作品

图片 25

金日龙作品

图片 26

金日龙作品

图片 27

金日龙作品

本文由必威官方下载发布于本周精选,转载请注明出处:金日龙艺术展,变与恒的印迹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