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届巴塞尔艺术博览会6月3日开幕,全球超级富

来源:http://www.oemchrysLerpart.com 作者:艺术展览 人气:180 发布时间:2019-11-05
摘要:全球最大的国际当代艺术展,已步入第39个年头的巴塞尔艺术博览会于6月3日如期开幕,本次展览紧密关注金融动荡时期世界艺术市场的潮流趋势。大约6万名艺术家、收藏家、画廊和艺

图片 1

全球最大的国际当代艺术展,已步入第39个年头的巴塞尔艺术博览会于6月3日如期开幕,本次展览紧密关注金融动荡时期世界艺术市场的潮流趋势。大约6万名艺术家、收藏家、画廊和艺术爱好者参加本次为期四天的展览。近期创出新纪录的拍卖价格表明,尽管受到次贷危机的影响,但艺术市场依然保持了弹性。 在本次博览会中,逾300家全世界最主要的画廊展出了超过2000位艺术家的作品,这些艺术家来自五个大洲,说明全球化业已扩展到艺术领域——一位名叫尹卡.索尼贝尔的尼日利亚画家的作品,就表现了一位站在地球仪上跳舞的女子。

图片 2

中国“艺术火车”正开进全球最大的艺术博览会——巴塞尔艺术博览会。 在一节节尘土飞扬的旧列车车厢里,车窗被当作了投影屏幕,展示着经艺术家特别处理的动态档案影像——中国川籍艺术家邱黯雄参展巴塞尔艺术博览会的作品《为了忘却的记忆》这些天在巴塞尔吸引了众多参观者排队等候观看。

全球各地画廊,纷纷铆足力气往这一知名博览会里钻,但它的艺术新锐之气逐步衰退。如果没有中国、印度等非西方世界艺术家的作品,整个博览会几乎乏善可陈。一些西方主流媒体在对巴塞尔艺术博览会进行报道之时,也把关注点停留在这些非西方国家的艺术家们的作品上。

为了忘却的记忆

·专题链接: [专题报道] 第39届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开幕!

艺术家舒勇:

作为全球最具领先地位的当代艺术博览会,第39届巴塞尔艺术博览会于6月4日-8日在瑞士举行。

在巴塞尔艺术博览会现场可以看出,西方现当代艺术作品因为缺少深刻表现主旨正陷入一种创作的困境

此行没有惊喜

日期之变

邱黯雄参展作品《为了忘却的记忆》

著名艺术家舒勇亲临当地观展。之前他本来打算携作品前往,但因故作品未能如期展出。在他看来,本次展览作为一个国际级的艺术博览会保持了一贯的高水准,但没有意外的惊喜。

与以往不同,这次博览会的日期比往年要提早了10天左右,这主要是由于瑞士和奥地利共同承办的2008欧洲杯足球赛将会在6月7-29日举办,因此为了错开举行的欧洲杯以及那些疯狂的足球“粉丝”,此次巴塞尔博览会被迫提前到了4日开幕。这可谓是今年巴塞尔艺术博览会的“日期之变”。而日期的提前使很多画商担心美国的藏家会有所减少,由此会给他们的销售带来一定的影响。

已步入第39个年头的巴塞尔艺术博览会于6月3日如期开幕,全球各地画廊,纷纷铆足力气往这一知名博览会里钻,令它的艺术新锐之气逐步衰退。如果没有中国、印度等非西方世界艺术家的作品,整个博览会几乎乏善可陈。一些西方主流媒体在对巴塞尔艺术博览会进行报道之时,也把关注点停留在这些非西方国家的艺术家们的作品上。

“尽管展览保持了高端、一流的水准,制作很精良,但我还是有点失望,老面孔多,新面孔少,作为一个艺术品销售博览会,展览其实是超级富豪的游戏。”舒勇说。

掌门人之变

中国艺术备受关注

就舒勇介绍,选取成功的、经营好的画廊以及有知名度的艺术家是巴塞尔艺博会一向以来的标准,总的说来,巴塞尔艺博会展示的是前卫艺术的成果,而非开拓和挖掘有潜力的艺术家,从这一点上来说,巴塞尔艺博会的风格相对保守。舒勇介绍说,参加博览会的人几乎都是业内人士,富豪云集,鲜有圈外人,作为一个成交量相当不错的艺术博览会,巴塞尔艺博会既是艺术的盛会,更是商业的展览。对于巴塞尔,舒勇说不要有更多的期望值,它一向表现平稳,不会出现太多让人意外的惊喜。

巴塞尔艺术博览会的第二个变化就是“掌门人”的变化,在去年第38届巴塞尔艺术博览会之后,从2000年开始“掌管”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并成功把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带上一个新的高度的原巴塞尔艺术博览会的艺术总监塞姆凯勒(Sam Keller)宣布离职,另外他一手缔造了迈阿密巴塞尔艺术博览会的成功举办,他目前是拜耶勒基金会(Foundation Beyeler)的负责人。塞姆的继任者有三位,分别是记者出身的马克斯比克勒(Mark Spiegler)和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展示和营销总监的安妮特斯考勒泽尔(Annette Schǒnholzer)以及杂志编辑出身的索菲洛宾奴斯(Sophie rabinowitz)。但在今年的4月,与马克斯比克勒和安妮特斯考勒泽尔共同承担本届博览会艺术总监职务的索菲洛宾奴斯突然宣布离职,这无疑对整个博览会的组织工作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另外在5月份担任巴塞尔艺术博览会的媒体总监职务的皮特魏茨(PeterVetsch)宣布将会在今年的12月离职,他在离职之后会加入到2009柏林艺术博览会的团队担当职务。以上可谓本届巴塞尔博览会的“人事之变”。但是从此次博览会的组织来看,“人事变动”并未对此次博览会造成消极影响。马克斯比克勒和安妮特斯考勒泽尔很好的分担了索菲离职之后的“真空”,全球最为知名的300家画廊依然如期在巴塞尔亮相,而且作品销售的情况依然是“购销两旺”。

邱黯雄参展装置作品《为了忘却的记忆》由一节老式的火车车厢组成,车厢外的24个投影仪将历史图像投射到了一扇扇车窗上,整件装置同时辅以实验性音频作品,影像与声音带领观众直面并不轻松的历史。 现场不少参观者在装置作品前耐心地排队等候,以品味经过剪辑的东方神秘的历史与文化。邱黯雄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作品呈现的不是记忆中的,而是被遗忘的。”就在他接受采访之时,等待欣赏作品的观众队伍越来越长。

中国当代艺术作品

美国藏家减少 但并未影响销售

据入选此次博览会的北京U空间画廊主持人皮力介绍,巴塞尔国际艺术博览会对于参展商的资格筛选非常严格,每年只在全球臻选300家画廊,且必须具有3年以上的经营历史。以往几年,韩国画廊的参展数量相对较多。而从2008年开始,巴塞尔组委会将中国入选画廊的数量增加到了4家。这也标志着国际艺术圈对中国艺术界抱有仔细解读的热情。

备受顶级藏家关注

从Vip酒会的名单上可以看出,欧美一些重量级的美术馆的策展人、馆长以及欧美的藏家依然都来到了巴塞尔。在这份名单上你可以见到达拉斯的藏家霍华德雅科夫斯基(Howard Rachofsky)、迈阿密的皮特布赖恩特(Peter Brant)、弗兰克科恩(Frank Cohen)以及纽约现代艺术馆(MOMA)的董事会成员安格古德(Agnes Gund)、还有泰特美术馆的策展人西娜沃格斯黛芙(Sheena Wagstaff)以及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的主席阿连塞本(Alain Seban),当然也少不了对冲基金经理人斯蒂夫科恩(Steve Cohen)及其艺术顾问珊迪海勒(Sandy Heller)的身影。当然最令人惊喜的出场是居住在伦敦的俄国富豪若曼阿布拉莫维奇(Roman Abramovich)的出现,他上个月在纽约佳士得和苏富比分别以3364.1万美元和8628.1万美元购买了弗洛伊德的《沉睡的救济金管理员》以及培根的《三联画》,这两项成交数字均创下了这两位艺术家各自的成交纪录。所以他出现在巴塞尔使很多画商都笑逐颜开,他可能没准又能在哪家画廊挥动他的金元“大棒”。另外还有好莱坞著名的男演员布拉德皮特以及彼得威尔逊也现身巴塞尔。可见,虽然美国部分藏家未能来到巴塞尔,但是全球其它的藏家和大的艺术机构依然准时赴约今年的巴塞尔。当然受制于全球金融市场持续的动荡、美元的贬值、油价的屡创新高,本次博览会的藏家和卖家都比较谨慎,藏家更倾向于那些所谓的“蓝筹股”即明星级别的艺术家的作品。而画商和画廊也都心照不宣地带来已在艺坛成名以久艺术家的作品,以此来激起藏家的购买欲。维克多利亚米洛的格伦斯科特怀特(Glenn Scott Wright)就说:“总体看,这次巴塞尔博览会带来的作品普遍保守,事前可以预料到这些作品会来参展,没有什么‘冒险’的作品出现。”销售结果证明这些市场中的“蓝筹股”依然受欢迎。例如高古轩画廊带来的理查德普林斯1999年的作品《无题》就以200万美元成交,在范德韦德(Van de Weghe)画廊,一件马克罗斯科1968年创作的《无题》作品以550万美元卖给一位欧洲私人藏家,他同时还以75万美元售出了一件里希滕斯坦的雕塑,以290万美元售出了一件巴奎斯特的作品。他对今年的销售情况感到满意,去年他只售出了150美元的作品,目前他已经卖出了500-600万美元。他说:“我并没有感到市场在走下坡路。”

参加此次巴塞尔艺术博览会的中国画廊除了北京U空间,还包括北京现在画廊、上海香格纳画廊和广州维他命艺术空间。能参展巴塞尔,标志着这部分画廊已通过了艺术领域内的国际认证,具备了世界专业画廊的运营操作能力,而非只是售卖艺术品的画商。U空间另外以仇晓飞的《弃物之塔》和宋琨的《昔珈》包装成“两位艺术家”项目出现在博览会上。两件作品表现了作者在面对城市迅速现代化过程中出现的种种心理反应,略带伤感回忆与困惑。

在本届巴塞尔艺术展上,中国艺术是一个大卖主。近期宣称将在奥运会召开期间于北京设置分支机构的威尔登斯坦画廊,带来了张晓刚和张洹的作品。画廊主席艾恩.葛里姆薜尔称,开展当天两人的大部分作品已经售出。其他西方艺术画廊很快也将扩展到中国。詹姆斯.科恩画廊称,他们将于7月10日在上海开设分支机构,纽约画廊前主管亚瑟.索尔威已经前往中国主管运营。该画廊将展出徐震、季云飞等人的作品。在本届巴塞尔艺术展上,詹姆斯.科恩画廊也对这二人的作品进行了展示。

麦克维纳(Michael Werner)画廊在开幕仅仅几分钟之内就以150万美元售出了简方塔尔的作品,以100万美元售出了西格马博克的作品。虽然美国藏家有所缺席,但是美国的一些艺术机构却是“该出手时就出手”,例如在齐姆和赖特(Cheim&Read)画廊的负责人就说:“虽然人人都在说美国藏家来得少了,但是我们前两个销售出去的作品却都是重要的美国博物馆的人购买的。”他们以120万美元的相同价格售出了两件女艺术家路易斯布赫古斯(Louise Bourgeois)的雕塑作品。

当代艺术处境不容乐观

中国此次入选的画廊有四家,参展的艺术家有十几位。在现场,舒勇能明显感到这些世界顶级藏家们对中国当代艺术颇感兴趣。中国艺术家的作品成了众多藏家觊觎的稀缺资源。舒勇说在开幕式的前一天,大藏家们就开始着重关注这些作品,唯恐错过。这种情景也从一个侧面证明了中国当代艺术在国际艺术品市场上的地位。

俄国石油大亨4号那天在克儒戈斯坦德(Krugier Stand)画廊以1400万美元买下了他在预展当天就看中的贾克梅蒂的雕塑《威尼斯的女人Ⅰ》,另外在在“艺术无极限”展出单元里由博卢姆和波(Blum&Poe)画廊带来的日本艺术家村上隆8吨重的雕塑作品《椭圆形的佛陀》以800万美元售给了在纽约和巴黎活跃的艺术经纪人三人组,戈兰德(Giraud)、毕萨罗(Pissaro)和斯格尔特(Segalot)。

在整个展厅中,类似邱黯雄的“火车作品”前出现的观众队伍并不多见。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了西方现当代作品缺少深刻表现主旨而陷入了创作困境,更多的作品为达明·赫斯特之类西方当红艺术家们的新作品。虽然在博览会举行的同时萨奇画廊等也组织了一系列周边的卫星展来展出新锐艺术家的创作,但卫星展的作品显得参差不齐,更多的是一些小成本少深度的应景之作。

邱黯雄作品

国内画廊受关注 亮相最重要

但这类现象对曼哈顿的艺术顾问艾伦·施瓦兹曼而言,这并不完全是一件坏事。 “虽然较少出现新面孔,同时在高端艺术家那里又鲜有大作,整体水平较一致,但对买家来说,也多了深入了解选择购买展品的机会。去年就太过狂热了。开幕一个小时后,佳作均告售罄。”

点燃闪光瞬间

说完了国外画廊的销售情况,还是让我们来关注一下国内画廊在博览会的展出及销售情况。这次国内共有4家画廊入选巴塞尔,分别是北京现在画廊、Boers-Li画廊、上海香格纳画廊和广州维他命艺术空间。其中Boers-Li画廊参加的是“艺术无极限”单元,带来的是艺术家邱黯雄参展装置作品《为了忘却的记忆》,这件装置作品由一节老式的火车车厢组成,车厢外的24个投影仪将历史图像投射到了一扇扇车窗上,整件装置同时辅以实验性音频作品,影像与声音带领观众直面并不轻松的历史。现场不少参观者在装置作品前耐心地排队等候,以品味经过剪辑的东方神秘的历史与文化。这件作品也是“艺术无极限”单元参展作品参观人数最多的一件作品。这件作品最终被欧洲艺术机构以大约40万欧元的价格购买,但是运送这45吨重的火车车厢抵达巴塞尔的费用达到了40万美元。另外Boers-Li画廊还参加了“艺术首演”单元,展出的是年轻艺术家仇晓飞的《弃物之塔》和宋琨的《昔珈》。两件作品表现了作者在面对城市迅速现代化过程中出现的种种心理反应,略带伤感回忆与困惑,但没有售出的消息传出。

也有交易商抱怨说,拍卖价格飙升导致高质量作品短缺。而入选巴塞尔博览会的市场意义更是被无端高估了。事实上,艺术收藏家正积极培养经销商和艺术顾问间的关系,并惜售最好的作品。换言之,博览会是否真的代表世界艺术顶级水平还存有问题,缺少近几年的佳作,是不是意味着全球范围内现当代艺术已陷入“失语”。

在瑞士巴塞尔国际艺术展开展的前一天,一群艺术精英聚集在一个洞穴似的装置空间的木质斜坡上。大家都听说,那里有令人兴奋的东西可以看:在一节节尘土飞扬的旧列车车厢里,车窗被当作了投影屏幕,每一扇车窗上都闪现着反映中国动荡时期的黑白影像。

国内的其它画廊在巴塞尔画廊的销售信息目前还不能完全知晓。不过这些画廊肯定是把眼光放得更长,像上海的香格纳画廊,他们已经连续参加了8届巴塞尔,是由中国第一个走入巴塞尔的 “主要画廊”部分的画廊,他们一直也有着稳定的客户群,销售并不是他们值担心的。而本土化色彩最浓的北京现在画廊则是首次入选巴塞尔的“主要画廊”单元,他们这次也是要在巴塞尔先站稳脚跟,即而借着巴塞尔的平台结识更多的新藏家,这可能是他们的第一目标。广州维他命空间同样如此。

纽约pacewildenstein画廊苏珊邓恩说:“的确有紧迫感。现在的艺术博览会太多了,画廊往往为参展而疲于奔命,这必然会影响艺术家们的创作质量”。

艺术家们排队耐心等待观看的东西,名为《为了忘却的记忆》,是由中国的36岁艺术家邱黯雄创作的一件装置作品。这位艺术家第一次来到这里,看看传说中的巴塞尔当代艺术展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是一件专注于记忆的作品,不是那些被我们记住的,而是那些被我们遗忘的记忆”,邱黯雄说。

Boers-Li画廊的负责人皮力透露,今年国内这4家画廊只要自身在参展中不出意外、不出差错,那么以后参加巴塞尔的资格就不会被轻易取消。因此,此次国内新入选的这3家画廊还是要“放长线,钓大鱼”,“亮相”的好坏才是关乎他们这次参展的重中之重。“相”亮得漂亮,真正销售作品的日子肯定在后头。

的确,现当代艺术处境不容乐观。今年的巴塞尔更是由于与欧锦杯在时间上撞车而不得不较往年提前一星期结束,以避免城市出现因接待游客而不堪重负。而一些美国买家则没有打道回府,他们还滞留在此等待月底举行的伦敦春季拍卖会。

《为了忘却的记忆》对于那些试图有所发现的观众无疑是直接的冲击。但是像这样的瞬间,在今年的巴塞尔艺术展上却非常罕见。虽然大家都试图发现像邱黯雄这样的艺术家,但2008年的巴塞尔艺术展主要还是以名家新作为主。

编辑:admin

不过巴塞尔仍是一个当红明星们不愿错过的一次重要社交活动。包括俄罗斯亿万富翁阿布拉莫维奇也在展位前流连。纽约MOMA、蓬皮杜中心等各美术馆管理层更是将活动列入重要日程。

潮流风向标:

俄罗斯富翁阿布盯上了贾克梅蒂的雕塑。村上隆挑了洛杉矶艺术家朱利安浩波的青铜自塑像。而村上隆本人的作品则标价为1.5万美元。博览会成交量巨大,对外展示数小时后,不时有作品被贴上了表示已售的小红点。村上隆的佛像作品与邱黯雄的火车一同出现在了“艺术无极限”的板块中,村上隆作品最终以800万美元的价格被藏家相中。

印度:下一个热点

编辑:admin

在巴塞尔艺术展上,印度热门艺术家库普塔的作品备受青睐。《泰晤士报》和《纽约时报》不约而同地报道了这位印度艺术家。其巨大的《甘地的三只猴子》群雕在主展场外的公共广场进行展示。随着库普塔迅速成长为艺术市场的宠儿,当代印度艺术亦将成为艺术市场下一个主要潮流。而巴塞尔,同平常一样,总是潮流的风向标。在展览中,苏黎世/伦敦画廊突出陈列了他的三连画《StillStealSteel》。同时展出的还有库普塔的一件雕塑作品《PennyforBelief》。两件作品在开展当天就被售出。其中,《三连画》以650000欧元售出。

俄罗斯亿万富翁、

好莱坞名流亲临现场

在国际艺术世界里拥有一席之地的名家,云集巴塞尔,众多私人飞机、名车将巴塞尔变成了艺术、时尚与权势的展现地。展会中,到处穿梭着名流的身影。据纽约时报的报道,俄罗斯亿万富翁罗曼.阿布拉莫维奇被看到在展位间流连,同样被看到的,还有像纽约现代美术馆馆长格列恩.罗里,以及巴黎蓬皮杜中心馆长AlfredPacquement这样的人物。艺术家当中有村上隆、埃尔斯沃思.凯利、托尼.奥斯勒以及劳伦斯.韦纳等,甚至一些好莱坞名流也亲临现场,包括布拉特.皮特以及导演索菲娅.科波拉。展览官员和展商们称,今年美国藏家的购买力不如往年,但大量来自俄罗斯和中东的买家势头凶猛。

俄罗斯亿万富翁罗曼.阿布拉莫维奇与同伴茹科娃的露面,在本周巴塞尔艺术展的展商和收藏家中引起了巨大的骚动。据称,阿布拉莫维奇对贾科梅蒂的几件昂贵雕塑很感兴趣。一个被证实的交易是,村上隆购买了洛杉矶艺术家JulianHoeber的一件自画像,那是一个被多个弹头击穿的青铜头像。村上隆自己的作品在好几个展位进行出售。其中,在名为“艺术无限”的关联展览中,展出了他的《椭圆形的佛》,这是一个引人发笑、覆盖铂金的铸像,表现画家坐在莲花宝座上,是村上隆的自画像。一位收藏家以800万美元买走了这件作品。

编辑:admin

本文由必威官方下载发布于艺术展览,转载请注明出处:第39届巴塞尔艺术博览会6月3日开幕,全球超级富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