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收藏外销瓷器,南齐吉州窑瓷器对社会风气

来源:http://www.oemchrysLerpart.com 作者:艺术展览 人气:55 发布时间:2019-11-24
摘要:中国古代的制瓷工艺非常先进,在国际上都属于领先水平。常常作为和外国的交换礼物。也有一些瓷器流传到国外。对于这些外销瓷器,如何选择来收藏呢? 清代  广彩盘 看瓷器的做工

中国古代的制瓷工艺非常先进,在国际上都属于领先水平。常常作为和外国的交换礼物。也有一些瓷器流传到国外。对于这些外销瓷器,如何选择来收藏呢?

图片 1

清代  广彩盘

看瓷器的做工

虽然官窑瓷的精湛工艺众口皆碑,但所表现的题材内容却很狭窄。官窑仅供皇家御用的特性,造成了它的局限性。养在深宫、基本上并不外传又使得它对世界各国的影响极其有限。

以笔者收藏的一件嘉庆广彩人物大盘为例,盘的主体表现了人物场景,通常为室内的环境,人物大多为清代服饰,在当时欧洲人习惯称“满大人”,而画面人物一般没有明确的意思,多是富有动态的人物造型,神态悠闲传神。这个大盘描绘了官宦人家生活的场景,除了表现人物活动外,既有古代家居的绣墩、瓶花、鸟笼、茶几,也有西洋狗,包括室外风景的商船、带有十字架的教堂,把中西文化的互为渗透充分体现在一盘之中。这种人物、花鸟和风景的结合是清代广彩的惯常表现手法。在设色上追求色彩的浓烈,在大红大紫的基调上,经过在发饰和服装上适当地描金,达到华丽的色彩效果。在清代一直到近代的外销瓷中,广彩是具有特色的类别。

不管是国内的瓷器,还是国外的瓷器,不管是古代的、还是现在的,收藏瓷器的重要一点就是瓷器的做工,看是不是瓷器中的上等品。在收藏国外的瓷器时也是一样,一定要选择制作精美的瓷器,线条流畅,整体设计合理,具有观赏和使用的双重价值。这样的瓷器具备升值的潜力。

中国官窑真正流传到西方去,包括日本人见到中国官窑,要到1860年英法联军侵占北京,烧毁圆明园以后。中国官窑瓷器大量流失到西方则更晚。1900年八国联军侵占北京,掠夺了大量中国皇家文物。民国以后,清室岁入不足,将很多瓷器抵押给银行,最后由银行进行拍卖。此外,内务府也曾进行过古董拍卖。加之内廷种种盗窃行为的发生,才造成了官窑瓷的大量外流。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瓷器一直影响着其他国家的陶瓷制作,宋代高丽青瓷就是一个例子。宋代的高丽瓷在我国北方青瓷的基础上进行创新,形成了独特的品种,无论在制作的精良上、风格的独特性上都达到同时期青瓷制作的高峰。

看瓷器的内容

虽然官窑瓷的精湛工艺众口皆碑,但所表现的题材内容却很狭窄。官窑仅供皇家御用的特性,造成了它的局限性。养在深宫、基本上并不外传又使得它对世界各国的影响极其有限。

特别是清代到近代,外销瓷器除了部分传统产品以外,大部分是适应西方人需求的创新之作。有的是定制商品,在器型和纹饰上必然要经客户认可以后才制作生产,这就不可避免地在一定程度上加入了西方元素。广彩就是一个非常特殊的类型——清代康雍时期,广东彩瓷大量销往欧洲,这种彩瓷在景德镇烧制素瓷后在广州加彩,然后出口。广彩瓷器在传统的五彩和粉彩基础上,强化胭脂红、大红、黄绿彩和黑彩的使用,并普遍采用描金手法。边饰的图案丰富多彩,在传统纹饰基础上,呈现了强烈的欧化色彩。这些瓷器有贵族定制的绘制有徽章图样的“纹章瓷”,也有绘制花鸟、山水和人物的品类繁多的陈设器和日用品,纹饰繁复富丽,有的还绘有西洋人物和风景,艺术特色十分明显。

外销瓷器中有一些是民间流传出去的,有一些是专门从中国定制的,在这些瓷器中,有收藏价值的是这些专门定制的瓷器。专门定制的瓷器有朝代的落款,这类定制瓷器数量很少,能保存到现在的就更少了,因此具有一定的收藏价值。

此外,“官窑除极少数像珐琅彩瓷和一些陈设瓷外,因有固定模式,往往不但某一纹饰在一朝是成批生产,而且同一种纹饰可能延续本朝十几代皇帝,几百年不变。而外销瓷是商品,必须不断更新求异,追随变换不休的不同国别、不同阶层、不同时尚、不同客户的需求,因此早有所谓‘岁无定样’的记载。即使保守地估计,清代外销瓷纹饰的多样性也会高于同期的官窑百倍之上。”

瓷器自古以来是中国的重要名片,承载着辉煌的历史,在不同时期具有代表性的器物中,可以清晰地窥见丰富的文化传承。而外销瓷,充分见证了我国古代对外贸易以及文化交流的盛况,是古代瓷器研究的一个重要门类,也是瓷器收藏不可忽视的类型。近年来,随着我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外销瓷也受到极大关注,成为研究古代陶瓷不可或缺的实物资料,也将成为收藏热门。

由于古代的中国和其他国家的交往并不频繁,因此流传到国外的瓷器数量也很有限。因此从整体看来,这些外销瓷器还是具有很高的收藏价值的。

官窑瓷器不会大量出口

图片 2

看瓷器的身份

可是,如果我们进一步提出,这些闻名世界的中国瓷器,究竟是官窑瓷还是外销瓷,恐怕就不是每个人都能准确回答了。

从海内外流传的海捞瓷来看,至少在唐代中国陶瓷就已经大规模出口世界各地,笔者见过的大量海捞瓷中,唐代越窑青瓷、邢窑白瓷、长沙窑加褐彩,还有唐三彩等都有不少实物出现,这也可以说明唐三彩并非只是随葬品,同时也是日用和陈设品。宋代到近代的海捞瓷器就更为丰富了,宋代几乎所有的有一定规模的陶瓷窑口均有产品外销,包括通常所说的五大名窑。元代青花瓷和明清外销瓷器种类众多,数量巨大,这些实物几乎串连成一部中国陶瓷史,同时也是一部外销瓷历史。

不同国家有不同的文化形态。在中国古代,流行道教。而西方国家推崇佛教、基督教等。这些文化意识形态也在同时代的瓷器上有所反映。在中国流传国外的一些瓷器中,有部分花纹内容是反映西方国家的宗教或者文化的。这部分瓷器因为带有西方国家的特征而具有一定的收藏价值。

从工艺上看,清代外销瓷中有一些非常精美的高档瓷器。目前正在首都博物馆举办的《清代外销瓷展》中的《清雍正粉彩仕女采桑图盘》即是其中一件。胡雁溪认为,该盘绘图极其精美,众多仕女神形兼备,配景中的房舍器具、树石围栏无不精细入微,“画工的水平比官窑不差,完全就是一个很高明的画家的一幅画。” 对于“中国陶瓷影响了世界”的说法,可能不会有任何人提出疑问。西方历史上,对中国瓷器评价极高。在西方,中国瓷器一度价抵黄金,被欧洲皇室贵族视若拱璧、竞相收藏。

明末    将军罐

胡雁溪说,中国的官窑瓷器过去根本不会大量出口。除了极少量赠给外国皇室或使节的礼品瓷,即使在中国国内,普通臣民也是见不到的。

17世纪,日本吸收了中国的瓷器制作技术,并且进行改良,创出了被称为“伊万里”的瓷器。这种瓷器采用釉下青花和釉上五彩结合的中国传统彩绘形式,采用描金手法,大量运用红彩,画的题材既有中国花鸟、山水和古典人物,又吸收日本江户时代的绘画风格,一度代替了中国外销瓷的位置,受到欧洲人的欢迎。事实上,在17世纪末期,中国外销瓷为了抢夺国际市场,也结合了日本“伊万里”瓷的式样,只是在器型上和绘画题材上保留中国传统风格,从而出现了中国的“伊万里”瓷器,并长期活跃在亚洲和欧洲市场。所以,我们必须看到,当世界经济走向一体化的时候,不同的文化也在不动声色中交汇,中国的外销瓷毫无疑问也走向这一趋向。从中西文化融汇这个角度上看,外销瓷无疑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古陶瓷收藏种类。特别是在近代社会转型期中西方文化的影响上,外销瓷同样是社会新形态的缩影。

事实上,1860年之前,欧洲皇室、上流社会收藏的中国瓷器就是清代的外销瓷。那些被他们所大量仿制的中国瓷器也是明清外销瓷。

笔者认为,对古陶瓷包括外销瓷的研究必须坚持民间考古这种形式,对出现在民间的海捞瓷以及传世的外销瓷进行梳理,才能够作出对历代出口瓷器类型的认知。在宋代以前,我国外销的陶瓷基本上与国内同时期的器物相同,少有迎合西方需求的创新产品。到了元代以后,外销瓷大量结合欧洲的审美趣味,产品融合中西方艺术元素的特色逐步呈现,外销瓷也便成为中外文化交流的一个重要方面。

还有人提出,中国外销瓷存世数量大,有100万件、甚至1000万件。按照物以稀为贵的原则,在收藏界自然就变得不值钱了。胡雁溪说,这种看法不是从学术性、艺术性出发,而是从市场出发,“不懂得它的文化含义。只知道拿钱衡量一个东西的价值。其实价格并不真正等于价值,几百万、几千万元一件的赝品,价格不可谓不高,又有什么价值?可喜的是清代外销瓷的价值正在不断被人们认知。”

清道光《南京条约》签订后,广州、福建、江浙沿海一带对外贸易呈现自由开放态势,外销瓷出口量大增,种类不断丰富,对于近代的文化输出和对外贸易产生了深远影响。作为明清官窑生产基地的景德镇是外销瓷的主要输出地,出现了万历时期具有代表性、并一直延续下来的克拉克瓷。大量的西方订单促使景德镇在瓷器的设计上作出不断地创新。这些外销瓷除了保留原有的工艺特色以外,在绘画题材上不断得到丰富,画面总体上比较繁密,花边装饰吸收了很多西方图案,花卉博古、亭台楼阁,包括西方城堡和人物都经常出现,中西方不同的元素集中在瓷器中结合,不同的审美趣味得到很好的融合。

这些西方仿品和真正的清代外销瓷在鉴别方面难度不大。因为烧造方式不同,仿制瓷器和中国外销瓷区分明显。前者的瓷胎、釉面颜色,尤其是纹饰方面也与后者有所差别。可以想象,国外的画师在瓷器上绘制中国画的时候,和从小就有深厚毛笔功力的中国画师,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高档外销瓷画工堪比官窑

据胡雁溪介绍,国内还没有一家博物馆中的明清外销瓷数量超过千件。收藏中国外销瓷最多的广州博物馆,据2005年的统计,也不过700余件,故宫博物院只有不多的几百件。资料有限、交流有限使得人们不能对清代外销瓷有一个足够的认识。

清代外销瓷内容丰富,有些外销瓷是“中西合璧”,中国外销瓷运到欧洲后再由当地工匠加上各种装饰。一些外销瓷被镶嵌上了贵金属,一些则在原有图案上加彩绘画。

直到1710年之前,欧洲还制造不出真正的瓷器,只能从中国进口。在几个世纪中,包括意大利、德国、法国、英国等许多西方国家都大量仿制过中国瓷器。他们仿制的样本也是中国外销瓷。

可以说,20世纪初期之前,西方人甚至没见过多少中国官窑瓷。包括日本在内,西方社会对中国陶瓷的所有美誉其实都是针对通过贸易而来的中国外销瓷。

官窑瓷器不会大量出口

清代外销瓷的影响力则是世界性的。这些外销瓷包含巨大的信息量,传达出的历史学术资料远比官窑多。通过它们,甚至能了解到当时人们的一些生活细节。

比如,中国青花瓷运到欧洲后,有一段时间非常受到欢迎。但随着时尚的变化,欧洲人开始追求强烈的色彩。于是,有些青花瓷上就被当地人增画了许多内容,比如在空白处加画了彩色的菊花,加红、描金,营造金碧辉煌的效果等。

清代外销瓷的影响力则是世界性的。这些外销瓷包含巨大的信息量,传达出的历史学术资料远比官窑多。通过它们,甚至能了解到当时人们的一些生活细节。

图片 3

事实上,1860年之前,欧洲皇室、上流社会收藏的中国瓷器就是清代的外销瓷。那些被他们所大量仿制的中国瓷器也是明清外销瓷。

直到1710年之前,欧洲还制造不出真正的瓷器,只能从中国进口。在几个世纪中,包括意大利、德国、法国、英国等许多西方国家都大量仿制过中国瓷器。他们仿制的样本也是中国外销瓷。

在记者采访他的过程中,胡雁溪谈得最多的是明清外销瓷的文化内涵和学术价值。对于这些曾经在世界上产生巨大影响的“功臣”,直到现在都没有引起国内文博界的足够重视,胡雁溪觉得十分惋惜。

胡雁溪说,中国的官窑瓷器过去根本不会大量出口。除了极少量赠给外国皇室或使节的礼品瓷,即使在中国国内,普通臣民也是见不到的。

中国官窑真正流传到西方去,包括日本人见到中国官窑,要到1860年英法联军侵占北京,烧毁圆明园以后。中国官窑瓷器大量流失到西方则更晚。1900年八国联军侵占北京,掠夺了大量中国皇家文物。民国以后,清室岁入不足,将很多瓷器抵押给银行,最后由银行进行拍卖。此外,内务府也曾进行过古董拍卖。加之内廷种种盗窃行为的发生,才造成了官窑瓷的大量外流。

中国古陶瓷专家胡雁溪告诉《世界新闻报·鉴赏中国》周刊记者,认为西方历史上对中国瓷器的崇高评价仅是针对官窑的,实在是“一个历史的误会,更是中国古陶瓷收藏领域的一个严重的误解”。

他告诉记者,在国外,很多博物馆都收藏有精美的清代外销瓷。国外对中国外销瓷的重视程度、研究的总体水平都比国内要高。“毕竟历史上,这是他们皇家、贵族使用过的。”

这种“中西合璧”的瓷器过去被认为是画蛇添足,但现在,随着人们认识的发展,已经被当作是“两种文化的碰撞和结合”,被当成是一种“新的艺术形式”,而给予肯定。“在一件瓷器上既能看到欧洲人的文化审美,又能看到中国人的审美。”胡雁溪说,这没什么不好,对它们的收藏价值,人们的看法也和过去不一样了。

从工艺上看,清代外销瓷中有一些非常精美的高档瓷器。目前正在首都博物馆举办的《清代外销瓷展》中的《清雍正粉彩仕女采桑图盘》即是其中一件。胡雁溪认为,该盘绘图极其精美,众多仕女神形兼备,配景中的房舍器具、树石围栏无不精细入微,“画工的水平比官窑不差,完全就是一个很高明的画家的一幅画。” 记者手记:国外更重视清代外销瓷

图片 4

可是,如果我们进一步提出,这些闻名世界的中国瓷器,究竟是官窑瓷还是外销瓷,恐怕就不是每个人都能准确回答了。

这些西方仿品和真正的清代外销瓷在鉴别方面难度不大。因为烧造方式不同,仿制瓷器和中国外销瓷区分明显。前者的瓷胎、釉面颜色,尤其是纹饰方面也与后者有所差别。可以想象,国外的画师在瓷器上绘制中国画的时候,和从小就有深厚毛笔功力的中国画师,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中国古陶瓷专家胡雁溪告诉《世界新闻报·鉴赏中国》周刊记者,认为西方历史上对中国瓷器的崇高评价仅是针对官窑的,实在是“一个历史的误会,更是中国古陶瓷收藏领域的一个严重的误解”。

胡雁溪说,这种情况的出现,是欧洲人为了使中国瓷器更适合当时欧洲人的欣赏口味,所做的一些改良。中国人比较喜欢淡雅色调,而欧洲人喜欢浓烈色彩。中国人绘画讲究意境,喜用抽象笔墨,欧洲人绘画则追求写实。不同的审美取向,使得欧洲人将运来的部分中国外销瓷进行了“加工”,绘制上他们感兴趣的图案。

对于“中国陶瓷影响了世界”的说法,可能不会有任何人提出疑问。西方历史上,对中国瓷器评价极高。在西方,中国瓷器一度价抵黄金,被欧洲皇室贵族视若拱璧、竞相收藏。

据胡雁溪介绍,各国仿中国外销瓷都有自己的特点,质量也不错。荷兰代尔夫特是其中仿制水平和名气都比较高的。仿制品种主要是青花和釉上彩。

此外,“官窑除极少数像珐琅彩瓷和一些陈设瓷外,因有固定模式,往往不但某一纹饰在一朝是成批生产,而且同一种纹饰可能延续本朝十几代皇帝,几百年不变。而外销瓷是商品,必须不断更新求异,追随变换不休的不同国别、不同阶层、不同时尚、不同客户的需求,因此早有所谓‘岁无定样’的记载。即使保守地估计,清代外销瓷纹饰的多样性也会高于同期的官窑百倍之上。”

“看瓷器最重要的是看它的文化。研究瓷器要研究它的文化内涵、文化背景。”胡雁溪特别提到,如果从瓷器上所反映的题材宽泛度、所表达的文化内涵、反映的丰富信息来讲,官窑瓷是无法与外销瓷相比的。

链接:“中西合璧”瓷得到肯定

胡雁溪致力于中国古陶瓷研究已近三十年,现为中国古陶瓷学会会员,文化部文化市场发展中心艺术品评估委员会陶瓷工作委员会委员,曾为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古陶瓷专业委员会顾问。对于中国古陶瓷的痴迷,使他即使在生病期间,也没有放弃过对清代外销瓷的学术研究。

高档外销瓷画工堪比官窑

可以说,20世纪初期之前,西方人甚至没见过多少中国官窑瓷。包括日本在内,西方社会对中国陶瓷的所有美誉其实都是针对通过贸易而来的中国外销瓷。

“看瓷器最重要的是看它的文化。研究瓷器要研究它的文化内涵、文化背景。”胡雁溪特别提到,如果从瓷器上所反映的题材宽泛度、所表达的文化内涵、反映的丰富信息来讲,官窑瓷是无法与外销瓷相比的。

据胡雁溪介绍,各国仿中国外销瓷都有自己的特点,质量也不错。荷兰代尔夫特是其中仿制水平和名气都比较高的。仿制品种主要是青花和釉上彩。

本文由必威官方下载发布于艺术展览,转载请注明出处:怎样收藏外销瓷器,南齐吉州窑瓷器对社会风气

关键词:

最火资讯